联系我们

邮箱:cs@manhphuc.com
地址:北京市海门市德盛街988号
传真:461744
手机:10427289377
电话:10427289377

荣誉证书

当前位置:亚博 > 荣誉证书 >

鬆綁三大指標券商激活科創板兩融業務

时间:2019-09-10 17:15 来源:yabo 作者:小杨

科創板不斷改變資本市場生態。近日,多家券商對科創板融資融券業務鬆閘。其中,中信建投下調科創板融券保証金比例至50%,另有數家券商調高了科創板股票的兩融折算率,還有券商放寬了信用賬戶的科創板股票持股集中度限制。

科創板兩融業務鬆綁

保証金比例、折算率、持股集中度,是融資融券業務的三項重要指標。近期,多家券商出現對科創板兩融業務鬆閘的現象。

中信建投近日發出通知,自8月13日起對目前已上市的28隻科創板股票的融券保証金比例進行調整,由原來的100%下調至50%。降低保証金比例即提升杠杆,假設保証金為100萬元,100%保証金比例下可融100萬元的券,50%保証金比例下則可融200萬元的券。

除了降低融券保証金比例,還有券商放寬科創板持股集中度,以及提高科創板股票的兩融折算率。

例如海通証券,自8月12日起,調整24隻科創板股票(首批25隻股票剔除中微公司)的融資融券折算率,從20%上調至30%。舉例來看,在20%折算率下,100萬元市值股票可折算為20萬元保証金﹔折算率提高至30%后,可折算為30萬元保証金。

此外,包括廣發証券、東方証券、國泰君安等近期正式實施更新后的兩融業務交易規則,放寬了信用賬戶科創板持股集中度的要求。比如,東方証券規定,自8月13日起,上調睿創微納、光峰科技、中國通號等6隻科創板股票的單票集中度上限。其中,中國通號的單票集中度上限從15%調高至18%。

對於科創板兩融業務鬆閘,証券業相關人士認為,主要是出於兩方面考慮:一是科創板首批股票已進入平穩運行階段,兩融風險預期經過釋放,達到較為合理水平﹔二是這些鬆閘措施能夠增強交易積極性,提高兩融客戶的資金使用效率。

利好消息頻傳

繼証金公司宣布整體下調轉融資費率80BP(基點)之后,券商融資融券業務利好頻傳。

根據最新的《融資融券交易實施細則》,取消最低維持擔保比例不得低於130%的統一限制,改由証券公司與客戶自主約定﹔完善維持擔保比例計算公式,除了現金、股票、債券外,客戶還可用証券公司認可的其他証券等資產作為補充擔保物﹔標的范圍上,從8月19日起,融資融券標的股票數量由950隻擴大至1600隻。

此次兩融標的范圍擴大650隻,為歷史單次擴大數量之最,是政策推動兩融業務發展的重要信號。華創証券指出,標的股票擴容直接提升了券商兩融業務的潛在空間,利於券商利息收入增長。

英大証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大霄表示,此次兩融業務鬆綁利好我國A股市場,還將促進兩融業務規模的上升。同時,緩解了融資融券的強制平倉危機,取消130%的強制平倉線,允許除現金、股票、債券外其他資產作為擔保物,將為這些融資買入的股民爭取更多的時間。

此外,証監會就修訂《証券公司風險控制指標計算標准》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其中提到,結合行業實踐和融資類業務風險特征,“將融資融券業務的融出資金所需穩定資金計算比例由50%降至30%”。

“券商兩融業務迎來差異化發展元年,風險管理能力成為核心競爭力。短期來看,兩融規模將會上台階。”某中小券商經紀業務部負責人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

市場行業雙利好

業內分析人士指出,風控、兩融新規的優化,帶來多重利好,不僅有效呵護資本市場,更讓行業向上空間有望打開。

招商証券策略首席分析師張夏表示:“從歷次兩融標的擴容后市場表現來看,短期對提振市場情緒具有積極作用。中長期而言,取消最低維持擔保比例給予了証券公司更大的自主權,使其能夠針對不同客戶設定更加市場化和有針對性的擔保比例,有利於提高券商的風險管理能力和開展兩融業務的積極性,進而提高兩融規模和活力。”

申萬宏源証券分析師指出,從制度設計來看,目前科創板股票上市首日即可融資融券,戰略配售投資者可以將限售期內的股票借出,供投資者融券賣空交易。同時,30個自然日內,部分上市公司依然有實施“綠鞋機制”(超額配售選擇權)穩定股價的可能性,做空機制被進一步優化。

長城証券非銀金融分析師劉文強認為,兩融新規對接証金公司降費政策,意在激活市場﹔同時,引導資金規范入市,有望提升市場活躍度﹔此外,新政對証券公司而言是把“雙刃劍”,考驗風控能力﹔而總體証券公司業績有望增厚。

“修訂后的券商風控指標計算標准與兩融規則有望為券商帶來多重利好:有望提升券商全面風險管理能力,以滿足行業快速發展的需要﹔引導券商開展價值投資,更好服務實體經濟﹔場內股票質押業務更趨規范化,股票質押風險可控性增強﹔將助券商更好管理與應對創新業務所帶來新的潛在風險﹔有望促進券商兩融業務的快速發展,提升A股價值發現功能。”中銀國際証券非銀金融分析師王維逸表示。

(責編:趙春曉、呂騫)